文/ReyRey
圖/B.DANCE、Yonyun

這日台北微雨,原本訪問地點約在Yonyun住的社區樓下公設區,不巧碰上社區聯歡活動,她很快地拋出了幾個場地備案,邊走邊分析著其間的優劣,條理分明清晰,設計師專注於確立目標、解決問題的內建特質一覽無遺。

扎著整齊的低馬尾,淡豆沙粉色的唇膏,眼尾勾著極細的眼線,指尖的金屬戒子也細細的,精緻但不銳利;Yonyun從外套到鞋子都是黑色,異材質錯落毫不單調,身上發著淺淺果香,諸多細節和諧而不喧鬧。她說自己個性內向,「但是內向不等於害羞喔。」言談間沒有大明外放,內藏的細膩定見如幽谷中的微光,只在人少而專注的深度對話時刻,方會自在瀉出。

小時候愛看漫畫、喜歡畫畫,Yonyun直言,生命中影響她最深的事物是漫畫,特別喜歡井上雄彥、古谷實、浦澤直樹的作品。「漫畫很天馬行空,影響著我的人生觀,不停打掉重練,對事情的接受度會比較寬廣一些。」直到現在,看漫畫也是她日常休息、充電的方式之一。

聊到踏入藝術設計領域的契機,Yonyun先是提到自己大學畢業製作選擇動畫作為媒材、提到了幾位領她入行的前輩,接著眼神中閃過一抹調皮,「講一個比較不正規的,但我覺得很好笑!」緩了會兒娓娓道出高中時某日在咖啡廳,遇到一對自稱有特殊體質的中年母女,對她說:「我看見妳未來在做美術相關的事,妳應該去報考相關科系。」

「你看過電影《命運規劃局》嗎?有時我在想,一個人的人生要被佈局,是因為『他是個很重要的人』;但我又想…我是否成該踏入藝文領域?居然在生命中需要有人特地走來提醒我。」Yonyun搧了搧手說自己一點也不特別、不需要這樣,但那段神奇的經歷,確實是個開始。

做過獨立接案,曾任Fintech APP日本應用商Finatext的設計師,Yonyun入行6、7年,設計作品跨足平面、影像、網頁等,前期偏純創作,到近年多為商業類專案。「前陣子主要在做金融相關平台的UI介面設計,當時花比較多時間去釐清架構、脈絡。」她提到,商業設計應用若要達十足掌握的狀態,其實挑戰性不比純藝術創作低。

提出某個觀點時,Yonyun總會生動地舉例親身經歷的小故事,「藝術好像是一種回春藥。」憶起過去做演唱會影像設計,在與樂手閒聊時發現他們視覺上與實際年齡幾乎都有落差,某次她問一個看起來像大學生的吉他手說:「你該不會也30了吧?」對方回答「對。」她描述時的神情,彷彿還深刻記得那個當下的驚艷「做藝術創作,真的比較容易保有赤子之心,而且那是由內而外散發出來的,很厲害!」

Yonyun和B.DANCE的首次合作於2015年《浮花》,與張博智共為影像設計,也是她第一次參與現代舞演出的影像設計工作「我很意外,我們的設計到博丞那邊時幾乎沒有調整,我自己在工作上比較少遇到那樣一拍即合的溝通過程,很良善且開心的創作體驗。」

也許正是雙方在創作、美學風格上原本就十分契合,後來,B.DANCE的官方網站設計亦是出自Yonyun之手,視覺風格低調、質感、簡約「在溝通、設計的過程中發現,他們要的風格真的跟我做純創作時的風格很相近。」

--

--

文/ReyRey
圖/B.DANCE

飽滿發亮的大光頭,沿著鬢角連至下巴整片落腮鬍,是張廷仲的招牌,踏著皮靴、步伐聲篤篤,像他說話的聲音一樣,平緩沈穩、鏗鏘扎實。他慎重地用那指節間繡著幾何圖刺青的手,從B.DANCE帆布包中拿出夾有紙本訪綱的卡其色板夾,不知是否因首次被正式採訪,起初他顯得有點緊張。

衣櫃打開清一色黑,下著多是材質耐磨的工作褲,前、後側皆有口袋尤佳,腰間最好有皮帶孔,方便掛些扳手、手電筒等工具,這是劇場幕後技術工作者常有的穿搭,張廷仲也不例外。

「劇場出身的人…對黑色都有種特殊情感吧!做燈,長時間在黑暗的環境裡工作…幕後也不那麼喜歡被人看到啦!」張廷仲笑著說,他們慣於隱身,默默支撐著演出平安、順利。

高中參加戲劇社,大學進了電影系,張廷仲經歷過電影的傳統手工藝年代,拍底片、玩過上一次發條只能錄20秒的手搖式攝影機。自嘲不愛唸書,理論課總是被當,但對實務課程十分鍾情。課後,亦在學姊長的介紹下,開始劇場接案工作。

畢業、當兵退伍後正式踏入職場,「同是技術工作,電影與劇場都是我的興趣,但當時(2000年初)的產業環境,台灣的商業片未興、藝術片沒落,正巧有燈光音響公司找我去上班, 我就選擇了劇場。」

聊到專業,張廷仲的狀態漸漸鬆了開來、侃侃而談。從現場執行的crew、舞台與燈光設計、舞台監督、技術總監、製作統籌,如今也自己經營公司,20年職業生涯,這之間的成就感來源為何?他思索一陣「嘖…該怎麼說呢…」企圖揀選更精煉的字句,似乎也一併斟酌著劇場對他的意義。

「劇場的成就感不會來自於個人英雄主義,一定是所有人齊力合作。」

工作性質使然,張廷仲點出他的觀察:「你注意看技術、設計者,情緒會相對平穩或感覺壓抑,特別是謝幕,演員和觀眾容易很瘋、很感動,但我們不能跟著high,要保持能繼續call cue的情緒。」要能投入但不能沈溺,其間分寸的拿捏,是劇場技術、設計工作者的重要修煉。

劇場如燦爛煙火,過了就沒了,下一發也截然不同。「各崗位頻率相通、完美呈現,到最後…大家一致覺得『今天(的演出)真好!』的瞬間,我可以鬆口氣。」黑框眼鏡下,滿足地笑瞇了眼「我就會覺得,真好!」他再次說道。

--

--

文/ReyRey
圖/B.DANCE

「看你平常怎麼過日子,像我們這樣子的人,就只是多打開了耳朵去感受這個世界。」李銘杰從事音樂設計、配樂工作近20年,早已內建極敏銳的聽覺雷達。

坐在咖啡廳靠窗的位置,他一下叩叩玻璃窗,一下用餐具敲敲碗盤「像這就是節奏呀!」拖動金屬骨架的椅子舉例說著,不同材質的椅子與地板摩擦發出的聲音就是不一樣「我會把這些都記下來,成為資料庫。」

經他這麼一點,所有物件彷彿有了生命,即使是無聲的留白,也像有不同質地、性格的氣息在竄著。

早期許多廣告配樂作品橫掃多項國際獎項,近年參與電影《紅衣小女孩》、《紅衣小女孩2》、《目擊者》、《阿嬤的夢中情人》;電視劇集《麻醉風暴》、《麻醉風暴2》、植劇場《戀愛沙塵暴》等影視作品配樂工作,更在2017年以《紅衣小女孩2》入圍金馬獎音效設計。李銘杰笑著說自己是牡羊座O型,對有熱情的事物絕對一路衝到底。

「我有個特質,遇到卡關、累,睡一覺起來就好了。」腳踩著經典款convers帆布鞋,言談間仍透露著對世界的無限好奇心,滿腔熱血更兼具實踐力。

音樂設計、配樂所搭配的載體十分多元,包含影視、現場表演、典禮等,各式專案、各異的狀態與想法刺激,要去組織、創造不同可能「這會驅使你做一些挑戰,如果今天只單純做音樂(詞曲),或是演奏樂器,我也許很難持續到現在」他若有所思地說著。

非本科出身,李銘杰與音樂的緣分源自高中時期,在校參與吉他社、玩樂團,校外至唱片公司工讀「那時每個部門都去,宣傳部啊~製作部啊~企劃部阿~都會去幫忙,但最喜歡的還是音樂製作」當兵時考進藝工隊,在隊上他也是負責音樂相關工作。

李銘杰與B.DANCE藝術總監蔡博丞相識於一個廣告案,當時他們分別負責該廣告的音樂設計與舞蹈設計,「那時聽了杰哥的音樂,覺得哇!正中心懷,當下便詢問能否與B.DANCE合作。」蔡博丞歷歷在目地說,憶起《浮花》首演時的觀眾迴響,他笑著說:「當時應該聽杰哥的話壓原聲帶。」李銘杰也打趣回應:「壓黑膠好了,質感更棒!」

B.DANCE 2021年新作的設計會議上,各主創人員聚精會神討論著,對談間滿是精彩的美學建構、具體實現方法的溝通與拋接,李銘杰時不時扮演著反覆提問、定錨的角色。

「創作雖是無中生有,但我還蠻擅長整理東西,比如什麼要先理出來、定下來,『結構』跟『解構』就是看誰先誰後。博丞是舞作的主要創作者,我會先協助他把他對音樂的想法整理出來。」

「古代音樂家做出旋律、節奏,為它命名,便成為曲子。而現在感官體驗都在提升,聽覺會與視覺搭配,甚至還有VR。」因此,李銘杰十分重視生活累積,特別喜歡在旅行中去感受城市、場域,處在陰暗森林裡、風光明媚的公園裡,聽覺感受會是什麼?若有了視覺畫面,聽覺如何搭配能使作品立體起來?「那不一定是(有旋律的)音樂,其實是聲音。」

以影視配樂為例,李銘杰致力於「音樂」與「聲音」的巧妙融合,塑造氛圍感「不讓人感受到配樂存在,我比較喜歡這個路子。」他會將演員發出的聲音、環境音一併納入思考,也提到自己持續學習著留白的拿捏、打破規則。

「例如我們會習慣演員要落淚了就給音樂,但若表演、影像畫面已處理得很好,其實不需要音樂去干擾;緊張的橋段也不一定就要給段音樂代表緊張。」不那麼直觀的去餵養觀眾,在聽覺符號創造的過程中,展延出更多彈性空間。

「這也是藝術性的產生,一樣的場景主題,不同人有不同的表現方式,好玩的也就是這個!」他陶醉地說。

--

--

文/ReyRey 圖/B.DANCE、張博智 「它到底是活著?還是死的?它具生命?還是不具生命?」張博智興致勃勃地分享著他全新的個人創作《Breathe》,是一組裝置,原始設計為一黑一白3D列印的盆栽,搭配實際拍攝有生命之物體(但刻意將畫面處理得很數位感)的錄像投影。 盆栽的造型、投影的內容彷彿都曾活著,卻充滿著被處理過、甚至是人造的痕跡,這也我們身處之時代的特徵,讓人在觀看時,不禁思考何謂「生命」、何謂「活的」?他的語速中版,字句平穩踏實,井井有條地把作品形象及創作脈絡描繪的生動而清晰。 張博智在藝術創作、設計工作上擁有多重角色,以平面設計、新媒體藝術工作者、劇場影像設計師、網頁設計師、MV導演等不同身份活躍於各個場合,資歷近二十年,並目前有於大學任教。聊起創作,他像穩速長河裡的一顆滾石,隨波前行,在動態平衡中,去探問 — — 乘載並包覆他的「流」為何?指認出他者認為的理所當然。 除了訪問,是日張博智也與B.DANCE藝術總監蔡博丞、其他合作設計師們共同錄製了一集主題為「藝術家如何看舞?」的B.DANCE線上劇場、開了一場2021年新作的設計會議。穿著款式休閒的合身白襯衫,袖子整齊捲至手肘的位置,靠坐在椅背上,雙手十指交扣於腰前,張博智專注聆聽時,會微微的蹙眉;聽到認同處,會輕抿著唇點點頭;輪到他發言時,會嘴角微揚、鬆快地侃侃而談。

流與變的思緒漫舞 — — 專訪B.DANCE合作影像設計張博智
流與變的思緒漫舞 — — 專訪B.DANCE合作影像設計張博智

文/ReyRey
圖/B.DANCE、張博智

「它到底是活著?還是死的?它具生命?還是不具生命?」張博智興致勃勃地分享著他全新的個人創作《Breathe》,是一組裝置,原始設計為一黑一白3D列印的盆栽,搭配實際拍攝有生命之物體(但刻意將畫面處理得很數位感)的錄像投影。

張博智最新創作_裝置作品《Breathe》

盆栽的造型、投影的內容彷彿都曾活著,卻充滿著被處理過、甚至是人造的痕跡,這也我們身處之時代的特徵,讓人在觀看時,不禁思考何謂「生命」、何謂「活的」?他的語速中版,字句平穩踏實,井井有條地把作品形象及創作脈絡描繪的生動而清晰。

張博智在藝術創作、設計工作上擁有多重角色,以平面設計、新媒體藝術工作者、劇場影像設計師、網頁設計師、MV導演等不同身份活躍於各個場合,資歷近二十年,並目前有於大學任教。聊起創作,他像穩速長河裡的一顆滾石,隨波前行,在動態平衡中,去探問 — — 乘載並包覆他的「流」為何?指認出他者認為的理所當然。

除了訪問,是日張博智也與B.DANCE藝術總監蔡博丞、其他合作設計師們共同錄製了一集主題為「藝術家如何看舞?」的B.DANCE線上劇場、開了一場2021年新作的設計會議。穿著款式休閒的合身白襯衫,袖子整齊捲至手肘的位置,靠坐在椅背上,雙手十指交扣於腰前,張博智專注聆聽時,會微微的蹙眉;聽到認同處,會輕抿著唇點點頭;輪到他發言時,會嘴角微揚、鬆快地侃侃而談。

「很多觀眾會想以所謂的『看懂』或『聽懂』,去理解作品,但其實以當代藝術來講,並不是要你懂,而是要你去感受。」張博智提到,在觀賞當代藝術作品時,不妨打開感官、放下思考包袱,去接收、嘗試。「我們只要約略知道作品在講什麼,剩下的請交給大腦跟身體去感受。也不要用盡辦法想去記住它,因為當有這個念頭時,你就已經失去感受能力。」

B.DANCE創團作《浮花》,是張博智第一次參與劇場舞蹈演出的影像設計,他直言這與他過去接觸較多的戲劇影像設計,具不同的魅力。「印象很深刻的是進劇場後,在看彩排時有一小段時間,我很純粹、完全進入到作品裡。」這對在工作狀態會慣於把自己抽離出來、不斷留意周圍狀況的他而言,是非常少有的經驗。「當下就覺得⋯《浮花》整體呈現出來應該很不錯!能把我也吸入那個能量之中!」

--

--

文/ReyRey
圖/B.DANCE、周墨

洗石子牆鑲著扇柚厚重的柚木大門,一旁白色燈箱在夜幕低垂時會發著暖黃色的光,周墨的「週末Weekend Studio」隱身在台北中正區的巷弄中。推開大門,映入眼簾是潔白攝影棚,左轉上樓是辦公區,水泥色工業風的天、地,傢俱不多,幾乎是木製的,款式簡約,之中點綴了幾張春聯,曾用於周墨受法國雜誌邀約拍攝的《Taipei madly in love》系列場景中。

周墨攝影作品_《Taipei madly in love》系列

靠窗邊有一組酒紅色的皮製沙發,周墨剛吃完獨享披薩,拎罐可樂走到單人位坐下,「噢他們有時候會在這邊補眠啊,輪流。」周墨指了指辦公桌旁兩位對著電腦在修圖的助理,再指了指三人位長沙發。

2015年開始獨立接案,周墨現已是許多時尚雜誌、明星藝人愛用的攝影師。算過月均案量嗎?「案件複雜度不一,淡的時候8到10,旺的時候…上個月拍了19場。」前置、拍攝、修片,其實一案大概要3、4個工作天,單月19場,等於60 天的工作量壓縮在一個月完成,「上個月還有一週連拍六天。」助理在一旁補充道。

看來他粉絲頁上的徵人貼文,形容自己是「週末沒有週末的工作室」,不是開玩笑。

周墨著一身黑、凌亂隨性的捲髮及肩,談起攝影,無論是自己的入行歷程、海內外攝影風格趨勢,圓鏡框下單眼皮雙眸發亮,滔滔不絕、如數家珍。「跟B.DANCE第一次合作是2015年7月」聊到每項經歷、事件,他總即刻說出時間點,彷彿腦中內建編年紀事、隨時檢索。

--

--

文/ReyRey
圖/B.DANCE

九月中旬,一個飄著霧狀細雨的午後,在台北捷運中山站一帶巷弄間的PPP時尚藝文空間,B.DANCE「B.OOM WORKSHOP美學跨界展」正熱鬧開幕,何孟學一身黑,持相機在展場間穿梭。指著白牆上的投影,他說前一天才熬夜對這些影片對到清晨。

濃密的眉峰,大概是何孟學身上唯一有稜角的地方,看上去不慍不火,如潛心修道之人。「我天生就有點慢半拍,面對很多事物我並不會…或是說,沒辦法急著做出反應。就呆呆的看著、去感受,當下可能莫名觸動但難以言喻,隨著生活經驗累積,某天會突然了解那是什麼。」時間拉回到一個多月前,總是在拍別人的他,坐到鏡頭前,與蔡博丞聊聊自己。

開錄前,試音被說音量太小,何孟學自嘲:「雖然受過表演訓練,卻總學不會正確的用丹田發聲。」蔡博丞接了哏,開玩笑說:「還是因為步入中年,越來越找不到丹田位置?」何孟學竟十分綜藝的秒接「對,都是肉。」像他手中的紅酒,「啵!」一聲開瓶後,需要搖一搖、醒一下。

現職自由影像工作者,何孟學的作品形式橫跨紀錄、廣告、劇情、實驗、劇場投影及舞蹈影像。自B.DANCE創團就陪伴在側,用動態影像紀錄舞團點滴,全場錄影、花絮high light、宣傳片等一手包辦,他的鏡頭與他溫和、不急著評判的個性一般,總是先安靜、專注地凝視,讓故事、意義自己慢慢浮現。

剪片時很仰賴聲響、音樂,面對待編輯的素材,何孟學會挑選他認為適合的音樂作媒介,用旋律或節奏來引導影片推進。為什麼是音樂?「我淚點很高,看演出如果看到泛淚通常都是被音樂觸動,也會記住作品在聲音上的使用,像是我看博丞編的舞、選的音樂,會驚喜於怎麼會有人想到可以這樣搭配?」例如激烈的動作與安靜的音樂,拆開來看十分反差,放在一起竟意外的契合,他享受於製造這樣的驚喜。

兒時喜歡動漫,國高中參加戲劇社,在社團導過戲、做過演員,後來學了吉他、貝斯、爵士鼓,組過樂團,曾想過要成為一名樂手;大學原本想念電影,命運卻安排他去了中文系。「志願序前後都是戲劇、廣告傳播科系,中間夾一個政大中文,那時候蘇打綠還沒紅,我就是他們的鐵粉,填這個志願有點是效法青峰,結果還真的成真。」

--

--

文/ReyRey
圖/B.DANCE

白色T恤外罩著褐色花襯衫,牛仔褲底下是雙鮮紅色的襪子,王強生蓄著鬍鬚,和髮型連成一格,修整得十分有型。他說起話來不疾不徐、有時輕盈靈動,可以把夜幕下的海平面、大型水族館裡的魚群在透著朝陽的水裡悠遊,講述的栩栩動人。

「這讓我很開心」、「我希望大家能開心啦!」接下來一個多小時的訪問中,他大概說了不下十次「開心」。若他脣齒間傾瀉出的言語如溫暖深邃的洋流,那「開心」這個美麗的詞彙就像水母漂浮在其中,時而透明隱形,時而勾得人目不轉睛。

由於訪問與錄影並行,開始前工作人員替他買來威士忌,一來營造影像想呈現的輕鬆氛圍,二來大家笑稱酒精能讓王強生說得更多一些,「而且他喝醉的時候,超容易讀出別人話中的弦外之音!」B.DANCE的舞團經理許慈茵笑著說。

他拎著酒杯窩進沙發裡,慵懶的像頭貓,眼神矇矇矓的貌似漫不經心,但卻細心的跟攝影師確認鏡頭畫面的邊界;他是否要避免反覆俯身向桌面取、放酒杯的動作,免得影響到鏡頭對焦。

回憶起10年前是怎麼結識B.DANCE藝術總監蔡博丞?王強生說是在台北的某個酒吧偶遇,當時兩人皆初出茅廬,分別在舞蹈、視覺設計領域熱血努力著,「當年沒有FB沒有IG,我們是交換電話號碼。換電話在這個年代,是這個人真的對人生重要到不行,才會第一次見面就換電話,我們是真的覺得好玩、下次還要再約。」後來B.DANCE成立,那晚在酒吧萍水相逢便暢聊夢想的小毛頭,各自逐夢踏實的同時,也成了跨域合作夥伴。

--

--

2019.12.24

撰稿/ReyRey
活動主辦/Seaya下次見
攝影/野生攝影團隊

你相信,過去會改變,而未來是不會變的嗎?

平安夜這晚,選了份與呼吸頻率很靠近的歌單,暖系木質調的場域從躁動到漂浮,空氣中流瀉著無以名狀的觸感,那是由一屋子大約20多個人無聲而專注地共存,編織出冰涼汪洋中的一股黑潮。天花板垂掛著一盞盞夕陽色的鎢絲燈泡,金黃色光暈在人們耳邊低語著「你是安全的,你安全了」。

當天使乘願而來的金黃灑下,看顧了每一寸哀愁,暖成頂輪的靛色,我見識了前所未有的奇幻時刻。

沒想過自己再一次來到南國恆春,會是受邀參與傍海而生的橘子主辦,主軸為海邊生活體驗,為期三天的Seaya女子營。與其說是營隊工作人員,或是心靈整理環節的帶領者,我更像是誤闖搖滾區,有機會近距離觀察因這個營隊而聚集的人們的幸運兒。

經過了第一天下午的沙灘拳擊課破冰,晚上溫泉池裡讓大家放下手機好好認識彼此的相見歡,今早再經歷了衝浪課、落日沙灘瑜珈,在豐盛的聖誕大餐後,參加營隊的14個女孩早已能夠彼此舒心暢聊,腮上紅潤早分不清是冬陽的吻痕,或是循微醺與歡笑竄起的印記。

在這樣的氛圍下,橘子將主持棒交給我與搭檔F。誰知道,為了迎接這兩個小時的歲末心靈整理,我和F在行前很努力的回想曾療癒自身的情境與方法,如何能拆解、重塑、還原我們都曾體驗並珍惜,一個瞬間特別貼近自己的那種感動?或許透過五感、肢體、戲劇表演、書寫、反思對話,來來回回討論了好幾版流程,所用的引導單也修改了2.3次才定稿,甚至在大家歡樂的享用聖誕大餐時,我浮躁地騎車出門只為了買一罐薄荷糖,希冀往脣齒間塞點沁涼能夠定心。

「這樣真的可以嗎?」

「我們…可以嗎?」

「專注、讓身體安靜下來,就可以了!」

後來,正式進行的樣貌,與我和F事前討論的任何一個版本都不盡相同,兩個小時的體驗,悄悄的長成了這個場域、這群人專屬無二的樣子。若說各種形式的紀錄,都是一種對抗遺忘的儀式,那麼我試著以這篇文字,燃一把不滅的暖火於心。

在空間與時間之間學習臣服
就能更貼近自己

關於「謝謝2019」的心靈整理菜單

專注力Check in*搭配節奏輕快、氛圍爽朗的背景音樂

  1. 參與者們圍圈席地而坐,輪流講述自己的名(將聲音發出,投向圓心,圈內其他人如山谷般接收,以回聲響應)。
  2. 為自己身、心的能量狀態評分(1~10分)。
  3. 一句話說說參加營隊這兩天以來讓你最印象深刻的事(10字以內)。

身體Check in*搭配節奏輕快、氛圍爽朗的背景音樂

  1. 帶領者引導參與者起立,身體示範搭配口頭引導,簡單的抒展動作鬆鬆筋骨,感受經歷兩日各式戶外運動的身體,無論痠痛或是疲累。
  2. 帶領者口頭引導參與者們開始於空間中遊走,打開感官端詳空間中任一角落,透過五感與所在場域建立更密切的連結。

靈魂Check in*漸切換為無節奏感,旋律細長、和緩、無唱詞的背景音樂

  1. 帶領者口頭引導參與者們持續在空間中保持遊走、平均分佈,更細膩的關注空間、物件、自己、他人的邊界。
  2. 帶領者口頭引導參與者們在流動間,開始擁抱眼前所見的那個人,彼此相視微笑後分開,再接著遊走,以獲得下一次與人相擁的機會,在擁抱五個人後,回到最初的圓圈席地坐下、閉目、調整呼吸。
  3. 工作人員放置引導單及筆於每位參與者面前,帶領者口頭邀請參與者們,在感覺到自己準備好時,睜開眼睛,拿起眼前的紙筆,找到任一舒適的角落,有20–30 分鐘的時間,靜心書寫。

謝謝2019引導單服用步驟*搭配無節奏感,旋律細長、和緩、無唱詞的背景音樂

  1. 在圓心寫下自己的名字,希望如何被稱呼的那個你所喜歡的名字。
  2. 在最外圈圓周上,按喜好填入1到12月,可自行決定起點與終點、順時針或逆時針,跳躍著填都是可以的。
  3. 在12格pizza造型的空格內,填入對應月份,各一件令你印象深刻的事,可以的話,嘗試詳述事件(包含當下的感受),真的想不起來,寫下幾個關鍵字也可以的。
  4. 書寫完畢,環視由自己為圓心灑出的一年,選擇兩隻色筆,各代表「失去」及「獲得」,

當時橘子也莫名的信任,向我發出邀請,不如她在營隊留一個時段讓我試著帶領。經過一個月,雖然我和F針對兩小時的流程反覆討論好幾種版本,最後到了現場,一切自然水到渠成,實際的版本跟我們討論的所有版本都不同,像是它自己長出了獨有的樣子。昨天,我們和10幾位seaya女孩共度了一個很特別的平安夜,因著對彼此、對場域的信任而嘗試回顧、整理自己的2019,再在對話間發現新的反思,無論是獲得或釋放。

.
過去發生過的事,會隨著體驗的累積、轉化思考視角,反芻後在每個階段回頭看,變成不同意義;而未來,是不會變的未知,我們只能用每一個當下去回應。

歲末豐盛。

--

--

ReyRey,wang

試著用標籤找到可棲身之所,再將標籤一個個撕去,一生重複著這樣的循環,直到真正認識自己。